7月6日晚,曾凭借《战狼2》《你好,李焕英》《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爆款影片市值一度暴涨的北京文化(SZ000802,股价4.39元,市值31.4亿元),公
7月6日晚,曾凭借《战狼2》《你好,李焕英》《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爆款影片市值一度暴涨的北京文化(SZ000802,股价4.39元,市值31.4亿元),公告遭4家公司起诉,涉及追讨电影发行收入、投资收益等。公告显示,北京文化于近日收到北京登峰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起诉书》、北京壹同传奇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起诉状》、嘉影上行(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起诉状》和西虹市影视文化(天津)有限公司《起诉状》。北京文化遭吴京、陈思诚等4家关联公司起诉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据公告,具体来看,吴京持股90%的登峰国际要求法院判令北京文化向其支付电影项目发行收入6169万余元及相关利息;陈思诚持股38.12%的壹同传奇要求法院判令北京文化向其支付投资收益2910余万元及相关逾期付款损失;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5%的西红柿影视,要求法院判令北京文化向其支付结算款项暂计2535万余元及相关逾期付款损失。嘉影上行方面,请求法院判令北京文化支付回收投资成本250万元;据实支付影片的应分配收入(截至2020年12月31日,应支付的影片分配收入为人民币约724.70万元),以及请求法院判令北京文化支付迟延履行支付义务的违约金。图片来源:北京文化相关公告对此,北京文化方面表示,公司正在与相关公司进行沟通协商,积极处理诉讼事宜,上述案件尚未开庭,对公司本期利润或后期利润的影响具有不确定性。律师说法:债权人可要求上市公司强制执行还贷贝隆律师事务所诉讼律师马向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拖欠货款属于债务纠纷,债权人可以凭借借条或其他借款证明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要求上市公司强制执行还贷。“如果上市公司拖欠贷款还涉及贷款诈骗等情形的,其法人或还将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北京文化还曾涉及财务造假。2020年12月份,证监会对北京文化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立案调查。经查,北京文化2018年虚增收入合计约4.6亿元,虚增净利润约1.91亿元。截至目前,上述诉讼案件尚未开庭审理。在此次公告前,北京文化及控股子公司还有6起相关诉讼、仲裁事项,包括5起合同纠纷和1起投资者集体诉讼,涉案金额共计约1.48亿元,北京文化及控股子公司为被告。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高级联席合伙人陈焘对记者表示,根据《证券法》的规定,当存在上市公司虚假陈诉、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情形的,符合条件的股东可以向上市公司发起诉讼索赔。不过,公司在经营中被起诉和承担赔偿责任,并不必然构成上市公司小股东向上市公司索赔的条件。多款爆款电影曾推动市值暴涨从《战狼2》到《流浪地球》,多部爆款电影背后均有登峰国际和北京文化的合作的身影,尤其是《战狼2》,北京文化可谓是其背后的推手,并采取了保底发行,影片火爆后一度拉动北京文化股价、市值暴涨。图片来源:豆瓣电影曾参与《我和我的家乡》《唐人街探案3》《误杀2》等影片制作发行的壹同传奇则是陈思诚相关联的公司,截至目前,壹同传奇参与影片累计总票房超80亿元。西虹市影视背后股东则是开心麻花签约导演、编剧,该公司曾参与《西虹市首富》《这个杀手不太冷静》等爆款喜剧,两部电影累计票房超50亿元。北京文化连年亏损,3年亏32.06亿尽管爆款频出,但北京文化却连年亏损,财报显示,北京文化2019年、2020年、2021年的净亏损分别为23.06亿元、7.67亿元、1.33亿元。北京文化已经连续亏损3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累计亏损32.06亿元。图/wind最新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北京文化营收大减近70%,公司表示系上年同期电影项目收入较高;净亏损约2082.15万元,同比缩窄22.56%。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公告前,北京文化及控股子公司相关诉讼、仲裁已多达6起,涉案金额累计达1.47亿元。为缓解资金压力,北京文化早在2021年就开始卖影片、卖股权“救急”。2021年,北京文化将《封神三部曲》三部电影各25%的份额,以累计合同金额6亿元转让给西藏慧普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在参股5年后,北京文化也2500万转让了所持有的贾玲关联公司北京大碗娱乐20%股权,转让后北京文化不再持有大碗娱乐股份。此外,近日北京文化持股5%以上股东西藏金宝藏及其一致行动人新疆嘉梦所持公司股份也被司法拍卖,6月至今,西藏金宝藏持有的298.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42%)、新疆嘉梦持有的1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0%)相继被拍卖。北京文化表示,公司目前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上述变卖事项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变更。公司与上述股东为不同主体,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与股东均保持独立,股东股份被变卖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